静波法师:《普贤行愿品》 简释第一百六十七讲

    谭嗣同说:“对不起,我一定要成为变法牺牲的人……”怎么劝也不行,于是被拉去菜市口挨刀了。在他临行前写了一首诗,最后两句是: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。”因为谭嗣同已经生死平等了,所以他敢于面对死亡。不理解的人会误会他的行为:“这人不是犯傻吗?他可以逃跑为什么不跑呢?”作为佛教徒,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无所畏惧的慈悲和智慧。所谓打破我执的身命可舍,身外之物的我所更是不在话下了。
 
    “王位、城邑、聚落、宫殿、园林没有不能够舍的。”
 
    因为这些王位等我所有,并不是真的属于我们所有,所以没有什么不可以布施的。有人会坚持说:“不对啊!明明就是我的……”只是暂时地属于你而已,哪个是真正属于你的呢?我们都是路过的,任何东西都不是我们的,包括我们自己会天长地久吗?曾经有一句诗:“一派青山景色幽,前人田地后人收;后人收得休欢喜,还有收人在后头。”我们仅仅是个过客,并不是主人。
 
    就像当官一样,如果我是局长,人们常常恭敬的是我们的局长身份,不一定是恭敬我们这个人,那么我们又何必在乎恭敬和不恭敬这顶局长的帽子呢?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是局长了,人们不再恭敬我们了,请不必心理不平衡。因为我们自己要清醒,所以只是这顶帽子的故事。
 
    我们还会贪着或者不平衡吗?早晚有一天,我们都会退下来,“政声人去后”,为什么不努力演好角色呢?如果能够在法律范围内尽力为他人做好事,那么就应该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。我们的人生价值,正是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成就的。
 
    可见,人生就像演戏一样,一会儿演这个,一会儿又扮那个,一会儿自己是儿子,一会儿又是父亲,一会儿还是丈夫,一会儿又可能是爷爷。事实上这些所有的角色都是因缘而已,从来不是定法。虽然都是我们,但是又都不是我们。我相信:当我们可爱的时候,别人一定会爱我们。
 
    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曾经有一副对联:“看我非我,我看我我也非我;装谁像谁,谁装谁谁就像谁。”所谓“看我非我”,大家看到的角色不是我啊!所谓“我看我我也非我”,而自己照照镜子,镜子里的人是我吗?已经化了妆的我又哪里是我呢?梅兰芳先生是男的,演的却是女性旦角。所谓“装谁像谁,谁装谁谁就像谁”,都是不断面对的游戏而已。

   注:本文为静波法师讲法录音整理,未经校对,如有不当之处或有好的修改建议请您与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396726064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