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波法师:弘一大师《格言别录》释义第一百五十七讲

    所谓“轻信轻发”,轻易地去相信别人,轻易地去相信一些语言,轻易地去相信一些事情,轻易地去发脾气,轻易地去发表见解,这是听话人最大的忌讳。

    这个值得我们反思。我们经常会被外人的语言、信息所左右。我们要考虑,是什么样身份的人在对我们讲话?他站在什么样的角度看问题?面对现实,我们不能不听,而且听了之后应该去分析。古人说:“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”。如果多听一听不同身份、不同角度的声音,那么我们就清晰了。如果只是听一个人的,那就容易失去事情的真相:盲人摸象,角度不同。

    经常也会有人误解我们,以为我们好像头脑简单。当然,我们不应该复杂,这是佛教徒的基本素质,我们希望并努力简单。如果简单到世俗谛的人心都不清醒的程度,那么不就成了傻子了吗?我们愿意把它简单地去处理的原因是:事情原本就不复杂,为什么还要弄那么复杂?虽然我知道:混水可以摸鱼,但是于良心、信仰、道德,何妨简单一下?回味一下,从而不要轻信,也不要轻易地发表见解。

    所谓“愈激愈厉”,如果我们越刺激别人,那么别人就会越变本加厉。很多时候,我们不需要刺激别人,否则导致恶性循环。比如:对待一个本来已经就坏了的人,或者没有办法一时改变的人,如果还要劝导或刺激他,那么就会导致置若罔闻,或者破罐子破摔:“爱怎么着怎么着吧!”

    所谓“责善之大戒也”,这就是要求别人做好事的最大的忌讳。如果我们现在存好心,对一个人提意见,说“你做错了”,那么我们是不是需要考虑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方式、方法?只有这些已经考虑过了,才会有好的效果。如果我们不分时间、地点、人物,不讲究方式方法,就是当啷一炮,可能我们这一炮会打准,也可能根本打不准。打不准的结果就是:他会说“我不干了!”当人的个性越来越强烈的时候,很多事情常常会是这样的结果。虽然学佛需要改变个性、顾全大局,面对这种说不干的人固然也有问题,但是我们这样的处理,是不是方法上需要思考和商榷?要知道,人心是最复杂的,而修行就是从人们的心里调整和改变……所谓菩提树下锁心猿,无非就是从改变我们自己的心猿意马开始的。所谓的度众生,无非就是通过与人结缘改变别人,正是改变自己的过程。如此,方式方法又是何等的重要啊!

   注:本文为静波法师讲法录音整理,未经校对,如有不当之处或有好的修改建议请您与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396726064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