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波法师: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之第十二章 举难劝修第二十讲

因为我们毕竟出家了,人家总是希望看到:我们最可贵的那一面——出离的决心和毅力!也就是:人们愿意要的,而我们不愿意要了;人们想方设法攀求的,而我们不再攀求了!这就是我们的选择和尊严;如果我们比一般人攀求得还要厉害,那我们的尊严又在哪里?所以说,作为这种身份,我们是非常矛盾的:进和退之间的尺度是需要谨慎的!我希望:我们的佛教徒需要给自己一个定位:因为个人已经不再代表个人!不可以因为信仰而任性!
    弘一大师是最好的例子,青岛的市长请他吃饭,思考再三没有选择。为什么?因为:他认为以自己的身份去面对,是不适宜的。当然,弘一大师只有一个,但至少可以说明“有势不临难”!有机会,但是不攀求,不利用!不能因此失去自己心中的信仰。
    庐山东林寺的慧远大师,是中国净土宗第一代祖师!请大家记住,他自己曾经写过《沙门不敬王者论》。意即:我是沙门、出家人,我不礼拜国王。恰恰相反,那些权贵都到山上参访他:国家的叛逆桓玄上山参礼,国家的大臣来参访,他一律接待!在当时特定的历史和环境下,但是他有尊严和尺度。相比之下的城市里的道安法师,却感慨:事恶,不依国主,则法事难立。说明他们:各有因缘,却都是一代高僧!
    至今,这样的历史和故事,足以让我们感悟到:我们是什么?一定要把自己的位置找准!如果找不准自己的位置,我们就很难对自己的信仰真正负起责任!我们所面对的是:佛教的中国化问题,不可以迷失和回避!而中国佛教所面临的问题,是不同于印度佛教的因缘!我们的前辈,经过消化和努力,使佛教在中国扎根并茁壮,是值得思考和继承的优秀文化现象。

 注:本文为静波法师讲法录音整理,未经校对,如有不当之处或有好的修改建议请您与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396726064@qq.com